音樂人專訪企畫 #第二彈 David Jr

往往只是簡單的行動,現在ㄧ切都完美了。

這ㄧ次受訪特別嘉賓David Lin,絕非三言兩語能夠說得清,是來自台灣的電音製作人,同時也是音樂活動主辦人,他叫 David 簡稱 David Jr。David Jr也常與LIVE SCHOOL不斷交流音樂,他總是教我們簡單的行動,未來的計劃。讓學校的音樂家們都收獲不少。他不斷用心的經營自己的音樂活動,也推出不少原創音樂作品。

LIVE SCHOOL 這次準備了幾個問題,帶大家來ㄧ探究竟,深入了解音樂人的音樂生活。


Q : 談談關於自己的品牌?

    

先來談談關於活動的品牌 One Love ,目前我擔任灣樂創藝行銷總監,在2013年開辦 One Love DancingFest 灣樂音樂藝術節,每年夏季都會於台北萬里海灘舉辦電音文化相關活動。

從2001年開始,我和朋友在墾丁創立了台灣目前時間最長的戶外海灘派對: Moonlight 月光飛舞,持續至今已有14年之久。


 在2012年夏季Moonlight舉辦在台北萬里白宮行館,當天有3000多人參加,舉辦這次活動讓我發現另一個全新的開端。2013年我決定將活動名稱改為:One Love 灣樂音樂藝術節。


One Love . 灣樂音樂藝術節,其實這就是原本我當初創立 Moonlight 時的初衷,一個原本對音樂藝術的愛與理念,來參與的人也是一樣,這樣的熱情是會被感染散播,當初大家來參與這場Party後,帶回去的不只是音樂,因為在藍天碧海;陽光沙灘;裝置藝術;隨著時間變換的不同面貌底下,你所遇到的人;看到的事物都是一種體驗,一個可以保存的記憶!


現今百大DJ的商業現象在全世界都掀起電音熱潮,因為當時也沒有那麼多資金邀請,光請一個百大前十的DJ前來音樂活動演出,就快足夠我辦一場音樂活動的三分之二費用,我倒是覺得那比較像是ㄧ種商業手段的操作手法。

在我開始在台灣舉辦派對之前我是一個音樂人,了解唱片界與演藝圈的包裝模式,也預料到電音文化早晚會有這一股模式出現,不過在我的音樂活動裡,我更樂於見到音樂結合藝術的全面考量,才是我樂觀其成的。

我的品牌 One Love,也朝這個方面發展,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大家,喜好會隨著時間改變,品牌管理者必須學會創造價值的判斷,因為這是消費者與品牌之間的關係。

在探詢結合藝術與商業的過程中,我的許多重要的決定都會較偏向藝術面,因為堅持藝術面的管理者,總是被視為俱有遠見的一方。打個比方,你最近看的好萊塢科幻,動作電影,可能兩年三年後,想到或再看到時會覺得很愚蠢或已過時,但有一些結合藝術性質的影片,卻可成為日後經典,聽音樂其實也是一樣,有很多雋永的旋律與節奏都是長存在我們腦海裡,甚至被現在很多人拿來取樣創作音樂。

所以我打造品牌會是以藝術性的觀點出發,一種有集體美學的記憶性概念。 


 

Q : 音樂對你產生什麼影響 ?

1613782_10152630627687942_1633595176_n.jpg

在我12歲那一年的深夜,我被客廳突如其來的吵鬧聲驚醒,原來是父母親應酬完帶一堆朋友回家。(應該就是我們現在所說的 After Party 吧?)

我看見父親不斷的再換黑膠唱片播放音樂,並且在沙發上跳舞,眾人也都很歡樂,我很好奇的想知道除了喝酒之外,是什麼鬼東西可以把自己搞得這麼開心?隔天我到唱機旁看到昨夜放的最後一張唱片擺在上面,旁邊還有一個封套,原來那是貓王 Elvis Presley。我又從櫃子上發現很多唱片與卡帶,所有的封面都非常有趣並且深深的吸引到我,有披頭四,滾石合唱團,The Babies , Santana ,The Alman Brothers , Neil Young.... 從搖滾樂到古典,爵士的音樂在我家的櫃子裡都有。之後我父親也教我如何使用唱機,就這樣非懂似懂的聽著這些音樂。 

     

在國三那一年,隔壁班的同學都會攜帶木吉他到學校哼哼唱唱,由於他跟我一樣都住在同一個地區,於是我們成為好朋友兼死黨直到現在,他就是小胖老師 “袁惟仁”。

他是引導我入門重金屬搖滾樂的啓蒙朋友,從這一刻開始,我栽進了音樂世界中,幾乎所有類型的金屬搖滾我都體驗過,Speed Metal,Thrash Metal,Power,Progressive,Fusion...etc,我從喜歡聽音樂開始,也跟小胖組團變成樂手,在雙城街的Pubs當DJ也讓我接觸了更多類型的樂風,當兵在藝工隊,退伍後開過夜店,接觸音樂製作,辦過很多場派對,一直到現在都還是在從事跟音樂有關的工作,我的兩個弟弟也是因為我的關係而與音樂結緣,其中一位就是董事長樂團的貝斯手大鈞。

近幾年我都在從事製作活動已及行銷整合方面的工作,音樂是想像力的散發,進而變成一種思想與態度,會與你的欲望相連結而想去創造,從喜歡音樂的人,到變成音樂人,製作人..這個過程就是這樣。


Q : 如何愛上EDM音樂?

老實說我卻覺得這類型的音樂非常有趣,我從兩個面向說起,第一個面向就音樂製作面分析,如果早在十幾年前,音樂製作工具尚未如現在發達與全面數位化的狀態下,EDM的音樂類型是不可能做得出來的。因為從流程來看,音色編輯,效果器調整,分軌壓縮,以及很多分軌的Automation和力度表現要處理,加上取樣,混音工作,我敢說這個人在面對那麼多的機器,還有音軌與上面的旋鈕,按鍵要搞,很有可能歌還沒做完,眼睛已經先瞎掉,然後得了精神分裂症,從此斷絕音樂人生涯。

 

    現今EDM音樂可以被大量的生產,是因為擁有強大功能的電腦編輯軟體,越來越友善的操作介面與控制器不斷的問市,加上取樣音色的素材已經被數位化,變成是一種庫存概念來販賣,你可以在Sequencer上任意的選取你想要的音色或loops,而且只需一部電腦與一組螢幕面板就可搞定。編輯方法也變得很簡單易懂,只要你是DJ或只需有一點樂理基礎,作品的完成度都非常高。

加上在You Tube常能看到來自世界各地上傳分享的教學影片,在使用編輯軟體的手法都非常有創意,於是電子音樂的製作產生了新的火花,孕育了EDM音樂的誕生並成為主流,我想這是非常有趣的地方。

     另一個面向就是以音樂性來探討了,某種程度來說,EDM它是聽覺上的一種革命,顛覆式的編曲概念讓EDM本身的體質融合了很多音樂類型的血脈,在幾年前開始有了Fidget House,Electro,Dub Step後,突然有了這樣的新名詞出現,我個人認為它是以Break Beat作為底藴,然後加入Hip Hop,Pop,Hard Core,甚至有Trance,Techno的元素在其中,整首歌的鋪陳非常緊湊,而且濃縮了Breakdown的橋段部分,取而代之的是更多起伏高潮,並且都是以大調明亮的表情來呈現流行歌曲的特色。它征服了舞客,讓整個音樂市場大翻盤,確實成為了市場主流,它根本就是一隻級數很高的超級混血怪獸!可惡,(笑)這或許是我沒愛上它的原因吧?

 但是音樂創作本就該無限制並且超越領域的,這樣的狀態下才會有衝擊力道,能引起革命並推翻根深蒂固的舊制與慣例。更何況電子音樂的發展一直不斷地在改變進化,像阿麥老師就是我看過在使用Ableton Live創作EDM音樂以及各種類型音樂都非常成熟的高手,真的很讚!


Q : 花了多少錢購買音樂設備及軟體 ?  

其實,我根本不敢去算花了多少錢在這件事情上,因為只會讓我覺得自己真的很敗家(苦笑),就像之前我提到的,因為喜歡音樂是個開始,會與你的欲望相連結。我確實花了很多錢在購買,而且不只設備,連跟音樂相關可以收藏的玩具,公仔,裝飾也都一直再買進。

你們現在很幸福,進入創作音樂的門檻不再是那麼高攀。從類比時代到數位時代我都經歷過了,自然在以前對硬體器材的投資花費就會比較龐大,我幾乎把一些能賣掉的器材都出光了,留下的都是一些很經典的類比式器材,例如現在大家看到的 TB-303,TR-909,TR -808,TR-606,Juno-106...等,對我而言,已經很少再使用它們了。

   因為我追求的是創作上的便利性與效率,以前這一大堆器材必須透過串連MIDI的對應,而且很占空間及耗電,所以我現在都幾乎都使用音樂軟體來進行創作或混音,如果有其必要性,才會去用到這些古董了。

 

 一般來說如果你已經有了一台基本的電腦,只需再擁有一對精準的監聽喇叭,一套你可以用的上手的音樂軟體,以及一些Plug in效果器軟體,其實就足夠了,這樣的基本款大概花費在5萬元左右甚至更低。


Q : 現在你DJ演出都是用什麼工具呢

  恩,我可以進行兩種演出,DJing的話,我會交叉使用CDJ和Ableton Live作混音,我也有使用Traktor和Controller來進行DJing,只是最近我較少使用這樣的設備了,因為我覺得失去了DJ原本該有的那份樂趣,其實在還沒有Traktor和Serato之前,早在12年前德國宣布這類概念的運用軟體:Final Scratch剛推出問市的第二週,我就拿到了,當時對於使用這樣俱有革命性概念的產品感到非常興奮,它的便利與功能都很有潛力,在台灣我應該是第一個人使用,但當時沒有很多人看好它的發展並存有質疑,過了約一年有一家樂器公司代理了該產品並請我出席解說使用心得與講解,才慢慢開始推廣開來,我一直深信科技的發展一定會朝使用者的角度不斷地去改良,讓產品在使用上變得更友善與完整,你看,現在只要是DJ,有哪一個不依賴這樣的工具?它是真的好用,只是對我來說,它剝奪了DJ在工作時的樂趣而已。

 

另外一種會是與樂手搭配作Live演出,這個部分是我一直以來想推廣的事情,因為身為一個音樂人,你在看待舞台上演出這件事會更有想法,我通常都是使用Ableton Live,將寫好的Patterns放在Session View上,然後將每個場景設定好,使用Akai APC-49作為Program的控制介面,再加上一台Keyboard來即時彈奏音色或是驅動一些Loops,效果等,有時候會與樂手搭配演出,目前合作過的對象有小提琴手,主唱,打擊樂手,吉他手,Keyboard手,需視表演舞台的規格或內容而訂,還沒有正式的編制。


 

Q : 以前電子音樂與現在的電子音樂做法有什麼不同 ?

    延伸之前音樂設備的問題,除了工具外,其實沒有什麼不同,差別在於想法而已。作品可以封存一個人的想法,是留給未來的自己與別人最棒的時空膠囊,因為你可能在今天創作了這首歌,一段時間後再去聆聽時,一定會發現很多有趣的點,可能是為什麼當時會想加這個過門?為何副歌的旋律我要這樣處理?怎麼這首歌現在聽起來還是這麼滿意,或是貝斯音軌的低頻太多了?應該跟大鼓或其他節奏部位做平行壓縮處理等問題,你會了解到創作的整個過程都在不斷學習,除非這段時間你都沒有進步?這除了是一種樂趣與成就感外,也是一種知識。

 

    過去使用硬體器材生產作品的量較慢且費工,那已經是一段歷史,但是隨著摸索與創作的過程中,你還是會得到進步,當轉換成更便利的數位工具進行創作時,你就會變的得心應手,因為你對各種器材的運用概念已經有了專業知識存在。我會常對現在的年輕朋友說,知道過去誰用過什麼方法或技術是非常重要的,這種觀念也可套用在很多事情上,因為了解歷史,它是蘊含著寶藏的,將過去曾經做過的事情,正確的接合到現代,就比較有可能產生更有創意的火花。


 

Q : 搖滾樂轉換到電子音樂歷程 ?

   其實是很自然的,我從小就開始接觸很多音樂,對音樂性的選擇保持開放的態度,不會對它有成見,喜歡就是喜歡,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沒有忠誠度問題,我會相信自己的直覺,因為音樂如果不能打動人心,那它在靈魂上是孤獨的。

 

 關於轉換歷程,就是原本以聽搖滾樂為大宗。直到退伍後在一家夜店擔任音樂總監,開始接觸到80年的流行舞曲(Euro Beat),然後自己開店經營,一直對這塊文化保持關注,直到進入90年中之後,舞曲的製作逐漸成熟,才投入了更多的時間與心力在電子音樂文化的發展上面。

 所以我現在體內是俱有搖滾樂與電子樂的DNA,也很不錯啊!


 

Q : 自己家錄音與專業錄音室的差別 ? 

 

差別當然很大,重點就是在於環境,器材與專業知識。在自己家或是所謂的工作室進行錄音,大部分只能做到很有限的品質程度,並不能達到工業標準,會在錄音室進行錄音,是因為那裡有專業的設備與專業人員來處理這一切問題,例如錄音時的音場,空間,距離,以及專業的監聽環境,針對各式聲音錄製需求的麥克風,這些因素加上專業人員的處理後,會決定一個作品的品質是否能達到製作人的要求。

 

以前後製的觀念來說,一般前置工作就是在家裡可以先錄製一些素材,或做好的作品將每個分軌輸出,再拿到錄音室進行混音,調整的後製工作,視製作人本身對作品的要求,使其聲音在聽覺的呈現能夠有更飽滿,圓潤或要求的水準。


Q : 舉辦派對邀請的DJs都是什麼類型?

 

     必須以此次派對的主題定位來物色DJs,現今音樂類型已經那麼多了,DJ更是不計其數,而且都各自有自己的音樂主張,在觀念與技巧也都非常成熟。站在一個統籌整合的角色來說,針對主題鎖定完成後,我就會有這樣的標準:在業,專業,商業,用這三項的標準來比對此次活動的定位要求,然後依成本,活動架構,節目內容來邀請這類型的DJs或表演節目,並思考如何讓整體派對發揮更大的優勢。

 

 

Q : 現在台灣人對於EDM的接受度?

 

    幾乎取代了夜店原本在播放的音樂類型,已經成為主流了,接受度非常的高。我的觀察發現都以年輕族群為主,年齡層約在30歲以下甚至更小,這是現在新世代的文化現象,很正常的。我記得前一陣子在一個夜店的Party場合中,一群年輕人問我說:為什麼音樂都不High? 你跟DJ那麼熟,可不可以請他放一些“嘻電”?(我還特別問了是哪兩個字) 蛤!嘻電,那是什麼?就是像DJ DADA放的那種啊。蝦米?DJ DADA又是誰?於是他們當場Google找了給我看,我“聽”了一下,並當場判斷出他們的程度,心裡想著:你們跑錯場了啦!

 

 儘管EDM的音樂很普及,但還是有它口味不同的選別,我的看法是在台灣和大陸還有分成酒店EDM與夜店EDM,人文層次上會有區別的。我們再回到探討音樂產業的原點,因為要販賣的還是娛樂這一個概念,所以一定會依照需求而有產品被生產製造出來。節奏強烈,調性明顯,音場爆量是這種音樂能夠在短時間內征服全球年輕市場的特點,但是音樂性以快速濃縮的表現方式卻也是一種濫觴,因為很有可能會有聽覺疲乏,缺少記憶性,沒有歸屬感與不忠誠的現象會發生,不過這個言論僅屬於我個人的觀點,並不代表趨勢會是這樣的。


Q : 整體派對演出是如何安排以及音樂鋪陳:

   針對這個市場的族群特性來規劃一場派對的節目演出,跟一個DJ或樂團要如何排一個Set的概念是有一些相似之處,首先,你必須考量參與者在陸續進場的時間點作為基礎,再以什麼時間產生的流量去評估節目的安排,對一個整合統籌者來說,整場所有我的工作夥伴都是很重要的演出者,絕對不是只有音樂與節目才是要角,從現場的Promoters,每個銷售點的服務人員,安管團隊,PA,燈控等都是必須把自己在整個流程之中當成在執行演出的任務,唯有這般,帶給來參與的群眾擁有好的經驗,才算是完整的演出。

 

    音樂的鋪陳一定是由淺入深,也是要視這個活動的性質而訂,若以在夜間室內的Party來看,通常是5到6個小時的節目安排,音樂類型可以把強度定位在Techno或Trance類型的音樂,在以此方向去調整前後的力度,所以DJ本身的經驗值也非常重要,需要事前充份的溝通與了解。近幾年來,國外已經將Party發展到在白天舉行了,晚上甚至到凌晨之前就結束了,其實這樣才是好玩而且健康的,我目前已經在朝這方面規劃推廣,這種場景若是成熟,在節目演出的安排上必定能夠帶來全新的面貌與豐富性。

Q : 籌辦派對需要事前做哪些相關準備 ?

 我籌辦過很多派對,有室內與戶外的型態,就以近兩年內執行過比較有指標性質的專案來介紹好了。  

  • 2012年9月1日:Moonlight Dancing Festival 月光飛舞 @ 台北萬里白宮行館
  • 2013年8月10日:One Love DancingFest 灣樂音樂藝術節 @台北萬里白宮行館
  • 2013年11月23日 : John Digweed 約翰迪科威 @ Neo Studio 台北
  • 2013年11月29日:ROVO and SYSTEM 7 鳳凰昇起 Phoenix Rising 亞洲巡迴台北站 @ Legacy 台北
  • 2014年1月24日:The Gathering VOL.1 大集合 @ Room 18 台北

舉辦一場活動在事前是需要大量的籌備工作,從主題的定位完成後,就必須開始延伸工作計劃,從場地配置,規劃,人力部署,銷售策略,行銷整合,宣傳計劃,金流管理,舞台設計,節目規劃,地方協調,安全控管,票務系統...等,有太多從這些項目中再分出更細部的工作要執行。這是需要一整個默契良好的團隊一起來進行與完成,並透過每次的經驗再做檢討與修正,我很慶幸身旁有這麼多的志同道合的夥伴一起來創造開發這份理念。

    如同我現在看到你們Live School 的這群年輕朋友們一樣,願意為自己的理想興趣打造未來,相信自己的直覺,努力學習就能前進,相信假以時日,在座的各位一定會有所成績的!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