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如何成就個人顛峰

刊載於2011年2月發行的DJ時報雜誌

第24卷 - 數2

新領域:BT如何成就個人的顛峰,在2010年的個人生涯結束前獲得格萊美獎的提名及邁進科技業的軟體銷售?讓我們看下去…

撰文者:Nate Sherwood

15年來,Brian Transeau(亦稱BT)一直是首屈一指的電子音樂先鋒。他成功地開闢了聲音的新徑,維持在技術的最前沿。

BT的音樂之旅始於5歲。出生於美國馬里蘭州Rockville,且開始了古典音樂作曲的學習之路。7歲時於華盛頓音樂學院擔任指揮。爾後進入了受矚目的波士頓伯克利音樂學院,並且替為數眾多受歡迎的遊戲和電影譜曲,包括了獲得奧斯卡獎的“Monster(女魔頭)”這部電影。

在90年代,他譜出了Tance界的國歌「Flaming June」(時Paul van Dyk參與混音),並且與Tori Amos合作改編了著名的Blue Skies一曲。在2006年,BT展示了他卓越的才能,發表了具高度實驗性的This Binary Universe這張專輯。

現在你可以看到BT進行全球巡迴。他四處巡迴將筆電內的的數位交響樂團和現場樂隊帶至俱樂部、節慶活動、以及其間的所有場合進行表演。為了保持領先群雄,BT開發了一套成功的軟體並創辦了Sonik Architects這間開發音訊軟體的公司。

本文截稿前,BT的生涯中享有兩個重要的發展。iZotope這家音訊技術公司宣布收購Sonik Architects,並持續投資與BT達成合作夥伴的關係。總部位於馬薩諸塞州的Cambridge公司計劃推出BT所設計的產品(類似Stutter Edit) ,接管開發與Sonifi合作的移動設備音樂平台。「BT所創新的生產技術,影響了整整一代的音樂製作人,以及所有流派的音樂,」,iZotope的聯合創辦人兼CEO-Mark Ethier如此說。「iZotope很興奮與BT合作推出新產品,創造出他從未擁有且需要的表演創作工具。」

再者,他最新的一張專輯These Hopeful Machines(廠牌:Nettwerk/Black Hole)被提名為葛萊美獎的最佳電子/舞曲專輯。毫無疑問地,BT今年開運大展。

在葛萊美獎頒布之前,DJ時報邀同了BT來聊聊他的新專輯和他軟體系統的演變,以及他燃燒的渴望,關於探索新的音樂疆土這部分。

DJ時報:在你開始邁入電子音樂的初期,你非常明瞭自己註定走上DJ這條路嗎?

BT:

在過去的三年裡,DJ的界線已經變得十分模糊。我從不把自己歸類為一個DJ。我一直使用最前衛的工具來表演。早在90年代,我就使用輕型DJ設備,前衛的鍵盤,以及15袋的行頭進行表演了。我記得我的一些朋友設計了BT的T恤,上面印著”仍不是DJ”(笑)。我環遊世界進行表演,並使用了大量的合成器和編曲機。

DJ時報:這些年來發生了什麼變化呢? 

BT:

當Ableton Live問世之時,我是最初三位使用它來進行表演的人。朋友像Sasha和Dubfire一直不斷地跟我說,「你不能使用它進行演出啊!」這開啟了一個新的潮流。

人們意識到,我並未使用CDJs唱盤,而且他們不知道如何稱呼它。我剛開始玩自己的音樂,並且混合其它軌的音樂進行創作。我會做像播放一首我的曲並且融合Jay-Z的唱作以及取樣Pink Floyd的吉他這樣的事情。它已經成為一種當代音樂現場創作的表演方式。我所做的表演方式並未有一個正式名稱。他已經不是傳統DJ的方式了。

DJ時報:你對於傳統的DJ方式有什麼看法?

BT:

我非常推崇以藝術的表現形式來呈現真實的DJ。Sasha一直是我最喜歡的DJ,我看過他使用兩台Technics 1200s唱盤和混音器創建我所見過最令人回味的音樂之旅。對於聆聽者來說是一個迷人和動聽的旅程。我非常尊敬這種類型的人才。

DJ時報:身為一個表演者,你的音樂訓練有為你帶來優勢嗎?

BT:

我對於藝術教育有極大的推崇。我認為這是極其豐富的,每個人都應該學習。我從5歲時開始學習古典音樂。我學習鈴木教學法、管弦樂編曲,以及弦樂對位法。我於7歲時擔任指揮。我所受的訓練影響現今的我至深。無論是好是壞,嗯,交給聆聽者來判斷。對我而言,我所受的教育旅程已成無價之寶。

DJ時報:這對於現今競爭的DJ市場是否是必要的?

BT:

至今的發展已令人不可置信。孩子們已經可以用兩張好的取樣唱片和一台Access Virus合成器來製作唱片。他們的創作聽起來非常專業。

從頭至尾,一切都已成型。一首歌經過後製並於Beatport上架。它立刻形成了一股文化,而且讓這類音樂的比例變得出奇的高。

DJ時報:你怎麼看這一點?

BT:

放大來看,創作的衝擊是長期發生的,人們應該學習和理解這一點。音樂有太多的環節在嘗試、測試以及製作。我不認為這是必要的,但我認為人們知道並瞭解他們正面臨什麼是非常重要的。

DJ時報:除了你自己的作品,什麼樣的音樂會在你的表演裡被播放?

BT:

我非常肯定是dubstep的東西。在那裡有一些驚人的創新。我喜愛Bassnectar、Rusko以及Alex Greggs。對於10年來的第一次,我看到了很多很棒的trance的東西出現,這真的讓我興奮!我聽見人們混minimal、dubstep以及progressive house進入trance產生新的變化。它具有巨大的影響。我喜歡Marco V、Josh Gabriel、Armin van Buuren以及Above and Beyond這些傢伙。再次聽見旋律是非常棒的事情。

DJ時報:你有任何寶貴的建議可給與新的DJ們嗎?

BT:

我認為在現今的DJ環境裡成功有一項重要的點,就是創造你自己的作品。那真的很有意思!即便DJ老手們,也十分地享受著。我鼓勵人們去探索、研究和嘗試。我也鼓勵每個人去理解在他們面前發生了什麼。知道何謂Paradise Garage。知道Sasha在1991年播放了哪些唱片。這些是十分重要且意味深長的事。

DJ時報:什麼是你的當前演出設置?

BT:

就在此時,我正在做兩個非常不同的節目。我使用Ableton Live和Akai APC40以及我自己專屬的掛件來演出交響樂。我使用一對Korg Nano的控制器以及正在嘗試的M-Audio Torq控制器。我也組了成三使用電揚琴、大提琴和弓的現場樂隊。該樂隊是完全樂隊,所以我們輪奏各種樂器。我真的很喜歡彈貝斯、鍵盤及演唱。目前,我試圖將它們一併囊括入我的新專輯These Hopeful Machines。我覺得這張專輯真的值得這麼做。我真的很喜歡做這兩種類型的節目,而且他們同樣賦予回報。

BTSplash.png

DJ時報:你能否詳述一下你的專屬掛件?

BT:

在過去的15年裡,我一直在開發各種不同的、自身作品裡所需要的軟體工具。Stutter Edit便是這樣一個我所開發最久的程式。這是一個使用我Stutter-Edit技術的自動化程式。我還創建了一個叫做Break Tweaker的鼓機。這是第一個具有環繞聲的鼓機,帶有粒子和納米分子節奏,可演算出別的東西所不能辦到的。我創辦了自己的軟體公司Sonik Architects,而且我非常興奮地宣布iZotope將收購我的公司,並將我的設計理念與他們的技術平台相結合。

DJ時報:這將使得這個掛件得以問世予以大眾使用?

BT:

是的!他們將接管Stutter Edit、Break Tweaker以及我所開發的iPhone應用程式Sonifi的發展。對我而言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交易,我們都非常興奮。我們將在今年的NAMM介紹Stutter Edit。我們將舉辦一個盛大的派對,來慶祝它的發佈。(就在一月13日的晚上7時30分位於Anaheim希爾頓酒店。)就在此刻,已經有一個龐大的團體中的頂尖創作者們為這個程式背書。你會從每一個流派的音樂聽到它,從獨立搖滾樂至電子音樂,或從電台裡所播出的任何音樂裡聽到它。

DJ時代:它是如何運作的?

BT:

該程式的功能遠遠超過基本的口吃效果。它同樣的適合於演出及在錄音室使用。你可以做碎形的切拍、驚人的增強以及插入反相的噪音掃描。它可以讓你於原本沒有過門的音軌處進行過門的處理。它同時有Mac和PC版,對於Traktor和Ableton的使用者而言,將是一個寶貴的工具。它對於吉他手和歌手而言也十分的便利。一個人可以坐在舞台上用這個掛件,用手勢做瘋狂的stutter-edit演出。聽起來不誇張地像是有某個人坐在在錄音室工作了1000小時才拿出這最終的成果。

DJ時報:一個iPhone應用程序是如何得以適合於混音?

BT:

Sonifi是一個「概念上的證明」。它成為了迅速混音的實用引擎。這是第一個能進行此類操作的iPhone應用程式。它就像低傳真的Korg Kaoss Pad,提供了濾波掃描,你可以藉由手機上的加速度計用Stutter-Edit的手勢觸發它。開發週期是相當昂貴的,我非常興奮地期待人們能用它來做些什麼。此刻它內含一首歌,「These Hopeful Machines專輯裡的The Rose of Jericho」。在未來你可能會見到大量的歌曲供Sonifi使用。這是一個非常以消費者為導向的產品,它讓你做很有趣與引人注目的事。

DJ時代:你也一直在努力於新的專輯。與我們談談它吧。

BT:

我的專輯,「This Binary Universe」,是一個具音樂性且我一直有興趣潛心研究的概念。我想使用一些新的操控聲音技術,並將其應用於在舞池有吸引力的傳統聲音結構。像「Le Nocturne De Lumiere」這首歌曲便是我先前研究的延伸。而「The Emergency」中管弦樂的結尾,亦如同我在電影配樂裡做的那樣。我在協同Tiësto的旅程中得到啟發,我想使用這些新的實驗技術,並將其應用到傳統的電子音樂上。

DJ時報:你所使用過最非正統的技巧是什麼?

BT:

我重構了一首Psychedelic Furs歌曲,80年代的「The Ghost in You」。80年代在我的生涯裡是一個開創性的時刻。對我來說它是一首成熟的歌,我想重新詮釋這首歌讓我感受到的表現方式。這是一個深刻內省的聲音象徵。我藉由從Goodwill以7美元購得的磁帶錄音座錄製完成它。我錄製我的木吉他,而且於我的電腦和磁帶卡座間來回處理。在某一刻,我竟然放鬆了磁帶,弄皺它,並重新繞緊它。我希望它聽起來磨損且受喜愛。我很滿意最終的結果,而且Furs的主唱Richard Butler也給與高度評價。

DJ時代:你如何開始進行像These Hopeful Machines這類專輯的創作過程?

BT:

每一張專輯從草圖開始然後變得更大與更有細節。它看起來像一篇論文般的發展。這就像一個路線圖,我不斷調整和添加註解。我的創作過程很有組織。它涉及到有趣的時光和嚴謹的實驗分析。有趣的時光是感覺湧現之時。它可能是演奏木吉他或鋼琴與唱歌時。我試圖了解其意義,怎麼說,當保持它簡單一致。想想Nashville的歌手。他們善於以簡單且引人注目的方式歌唱。一旦我找到了一首歌的想法,我把它帶入實驗室,並想方設法,使其保有原來的吸引力。我計畫和建造這一切。我可能會閉關三個小時進行實驗和寫作,然後花六個小時專注於深入的聲音設計上。

DJ時報:你在這張專輯中曾與一些知名創作者偕同工作。你是如何地挑選合作的對象?

BT:

這是一個很棒同時也很簡單的問題:我選擇和我共餐的人一同工作。這些人是我的朋友,我尊敬並仰慕他們的才華,如同人們一樣。例如,我曾與JES(Motorcycle 2004年暢銷單曲As the Rush Comes的歌手),是一個有驚人天賦也是我女兒最喜歡的歌手。我覺得她是一個了不起的人,我很喜歡她的天賦。

DJ時報: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創作者是你極渴望未來能與他合作的?

BT:

我是一位眾多音樂家和聲音的樂迷,有少數藝術家已被我列入我的合作願望單上。我很樂意與Autechre、Missy Elliott、Imogen Heap以及一個我愛稱之為The Band Perry的新興鄉村樂團一同合作,他們太棒了。我一直在尋求個人進步的發展空間,透過與其他有才華的音樂家們的互動合作來達成。

DJ時報:有大量的電子樂在廣播中如雨後春筍般地冒出來,你打算朝此方向走嗎?

BT:

我屢次地接近主流的創作者。我一直被要求去創作非常商業化的唱片,但我需要真正體會到創作者的才能,在我被託付與他們合作之前。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我喜歡好的流行音樂。其實我的朋友取笑我!我愛Taylor Swift。她的聲音非凡,而且她的歌簡單到點。我願與那些商業創作該樂派的佼佼者合作,但我不希望只是添加一些口吃的技巧在一個蹩腳的唱片中。我願與一個知名創作者一同於主流電台上開疆拓土。我相信,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不久的將來。

原文:http://www.djtimes.com/issues/2011/2/_features_index_2_2011.htm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