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losure的專訪

在2013崛起的音樂家中,Disclosure是最頂尖的。他們第一名的專輯“Settle”上了四個排行榜中的前20名,這兩個從英國克羅伊登來的兄 弟無疑的訂立出他們獨特且成熟的音樂素養。我們訪問到了之中備受矚目的弟弟Howard。人很好的願意跟我們玩“誰比較強”遊戲。想知道誰比較頂尖就繼續 看下去吧!


問題 : Howard你好,我想從一個比較不同的角度開始我們的訪問.....由於我們是學生雜誌,我們想知道Disclosure在學生時期的狀況是什麼?

回答 : 這個嗎.....我們沒有上大學但是我們有去學校上課(英國的學制跟台灣不一樣,university跟college有很大的不同),我覺得我們還算蠻 普通的學生,應該可以說是成績中間的吧,但我們當然是選擇我們想要的音樂與音樂工程當我們主修,其他科目我們根本就不在意。我們只專注在音樂上,我想這才 是正確的做法吧。我們兩個在學校的音樂老師都是頂尖的,他們很有想像力而且有著正確的音樂倫理。

問題 : 你們離開學校後還有聯絡嗎?

回答 : 當然了,我們還是常聊天,我們是朋友。

問題 : 酷歐。你有跟你哥借過身份証出校園嗎?

回答 : 我想我們兩個沒有長很像哈哈!我從來沒有想過去夜店直到我們組成Disclosure。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是電音。

問題 : 你們誰比較符合學生的形象?

回答 : Guy(哥哥)吧。因為他去學校沒有哥哥所以他就自己亂闖。他在一個會去派對的獨立樂團待過,我想我們都是普通的學生,直到我們組成Discloseure我就被退學了。


Disclosure的音樂

問題:我在Youtube上看你們的專輯“Settle”歌曲介紹,你們提到Ed Macfarlane’s的舞步很屌,我很好奇他有沒有教你們什麼?

回 答 : 哈哈,這個嗎.....他是沒有確切的教我們什麼,他只有解釋一點。他剛進來時其實沒有在跳,他只是傻傻的站在前面。他覺得不能直接開始跳因為其他人會肚 爛他,他必須慢慢的漸進。他說他先從腳部的動作開始然後過了一年就變成這蠢樣了。拉丁舞蹈中的代表,這也是我個人喜歡他原因。

問題:你很幸運可以在第一張專輯就跟像Ed這樣的人合作,你們覺得跟原本就有粉絲的藝術家合作有什麼優勢嗎?

回答 : 當然,絕對有的。發完專輯後有更多的機會,這樣很好,儘管我們沒有仔細去研究但過程中就有很多機會了。如你所說,我們是Ed和Friendly Fire的頭號粉絲也對像Jamie Woon的人尊敬。這幾年真的太瘋狂了。



問題:你們有一個大膽的合作案是跟Eliza Doolittle,說到他的流行音樂背景。你們不覺得未來的合作案被定型嗎?

回答 : 我不覺得跟Eliza合作會被定型,我是她第一張專輯的粉絲,我只是想見她然後跟他聊音樂。很多合作案也是這樣,我只是想知道他們跟我想像中合作的樣子一 不一樣。如你所說,他跟我期待中的樣子是有點落差,就連我們主管都不是很知道他是誰,就算知道,也只會認為是一個流行歌手。我只是覺得跟他合作 garage beat是可行的。當我們跟我們的共通朋友Jimmy Napes見面時,很幸運知道她也是90年代的garage粉絲。

問題:我想玩個兄弟鬩牆遊戲,很快很簡單,我會問幾個問題,然後問你你跟Guy誰比較在行。如何?

回答 : 哈哈好啊,來吧!

問題 : 好,第一個問題,馬力歐賽車?

絕對是我,Guy在模擬真實賽車中比較強,但我在虛擬可以拿武器那種比較強。

問題:煮飯呢?

回答 : 我很想說是我,但我想應該是平手。我們煮的東西很不一樣。Guy很會炸東西但我很會做西班牙料理。

問題:彈吉他呢?

回答 : 我想我們實力差不多吧。我們很小時就開始談了,而且彈的東西都差不多,但我們倆都不強。

問題:時尚素養呢?

回答 : 我。

問題:很有自信的回答!下一個,妹子?

回答 : 現在我跟Guy都有女朋友,我不想回答這題。

問題:最後,學業?

回答 : 我必須這樣說,一模一樣。

問題:快要2014了,你們這麼多場表演的票都已經賣完,也證明你們即將成為明日之星。你們這年有什麼目標嗎?

回答 : 我們去年12月巡迴結束後獲得一些時間休息我們的大腦,現在我們快要開始另外六個月的巡迴,事實上更長。會持續到11月,還好我們會有一些休息時間,或許開始製作第二張專輯。

問題:你們巡迴中前三名詭異或刺激的表演地是什麼?

回 答 : 我馬上想到三個。一個是舊金山的Treasure Island,真的是太屌了。那是一個很扯的音樂祭,大概有25000人在主舞台看我們表演。在丹佛的Red Rock大概是我去過最讚的音樂祭,有羅馬競技場那麼大。最後,羅馬尼雅,你有聽過People’s Palace嗎?

問題:政府的大樓嗎?

回答 : 對,Top Gear在下面舉辦過一場比賽。總之,兩三年前我們在屋頂表演過,大概有500人。那很酷因為那是前任羅馬尼雅獨裁者的老家,所以我們的觀眾是第一代解放而且可以開派對的一代。真的蠻酷的。

問題:可以跟我們說關於你們現在要發行的單曲’Voices’的大綱嗎?

回 答 : 我們跟一個叫Sasha Keable的女生寫這首歌,他現在就在我們隔壁房間。我們主管給我們看他的SoundCloud中有一個很酷的James Blake and Little Dragon cover。她有一個很驚豔和帶有靈魂的聲音。我們給她聽一些他可能會喜歡的節拍,但她一個都不喜歡。所以我們另外做了一首給她聽,結果就變成 Voices’了!

問題:最後,你跟Guy有什麼害羞的童年回憶可以跟我們分享嗎?

回答 : 其實這不是個故事,是一個事件。我爸會在客廳放Michael Jackson的The Way You Make Me Feel跳舞,然後他會把我們抓起來當吉他彈。

更多派對DJ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