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Dj Paul van Dyk 專訪

paulvandyk_evolution_creditschristophkoestlin_26.jpg

這兩三年來,我越來越欣賞Ableton Live合乎常情的製作方式,我在演出時使用Ableton,在錄音室時使用Logic,但突然間,我驚覺為何不使用Ableton裡面的製作工具?於是我開始以Ableton製作並且發現Ableton的編曲結構更加完整。如果你知道如何正確的遮掩一個音軌的各種元素,想要找到靈感是輕而易舉的,這也使我感到非常驚訝並且率直地將它完成。我想我已經有一年沒有使用Logic製作任何音樂了。

 

 

自從1998年相繼推動trance和electronica的發展,Paul van Dyk即成為揚名國際的Dj和音樂製作人,更躍升全球頂尖十大Dj之列,全球的樂迷皆為之瘋狂。全球銷售超過450萬張專輯,他的最新力作〝進化論〞,在經歷多位充滿特色的製作人(像是Arty and、Adam Young)嚴格把關下,終於誕生!

提問:請告訴我們你的身世背景以及在東德長大對你音樂上和社交方面的影響?

早年在東德對我的最大影響是West Berlinradio電台,因為在東德長大的關係,我不能親自前往唱片行,唯一的音樂來源只有收音機。每當我放學回家做功課,我會打開電台,在我聽到由The Smiths所演唱的Hand in Glove,我感覺到音樂對我具有重大的意義,那是某種特別的悸動,同時我不僅成為了他們的頭號樂迷,更對音樂深深著迷。所以我開始去聆聽一些特別的演出來尋找我的靈感,這就是音樂使我興趣使然的過程。

當我十二歲時,我想要學習如何像The Smiths裡的Johnny Marr那樣彈奏吉他,但不幸的是,他們讓我學習東德的民謠歌曲,所以我並沒有成為我想要變成的吉他手!但這也是我早年步入音樂領域的序曲。

提問:所以你是何時開始接觸到電子音樂?

當追隨了許多不同的電台節目後,我發現House是最能給予啟發的音樂類型,因為樂曲中沒有演唱人告訴你這是首悲傷還是愉悅的歌曲,,只有樂器和音樂本身會將情感和關係傳送給你。在1989柏林圍牆倒塌後,我走遍所有的夜店聆聽歌曲並試圖從中找出西柏林發生了什麼事,我開始去唱片行並買回一些專輯和朋友一起製作混音帶,而我成為Dj真正的起因是一位朋友將我的混音帶拿給了一位柏林的製作人,這也是我如何拿到我第一份合約。

提問:你那時候使用的是什麼器材?

我有一台Denon tape recorder和Vestax VCM 5及一台以

橡皮筋運作的雙重轉盤,所以這也是一個有趣階段的混音階段!我必須使用那台難以操作的轉盤,所以我學會了如何對拍和製作柔美旋律的技巧。我的第一台混音器是Roland JX-1。

提問:你還在使用Logic Pro嗎?

在我主要的職業生涯裡,我都在使用Logic Pro,但這兩三年來,我越來越欣賞Ableton Live合乎常情的製作方式,更甚於Logic固定的製作方式。

提問:從Logic 轉換成Ableton的使用對你來說容易嗎?

這是一體兩面的事情,因為我在演出時使用Ableton,在錄音室時使用Logic,但突然間,我驚覺為何不使用Ableton裡面的製作工具?於是我開始以Ableton製作並且發現Ableton的編曲結構更加完整。如果你知道如何正確的遮掩一個音軌的各種元素,想要找到靈感是輕而易舉的,這也使我感到非常驚訝並且率直地將它完成。我想我已經有一年沒有使用Logic製作任何音樂了。

提問:請問在第三方軟件中,你個人的獨特器材設置為何?

我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幾個synths,很顯然地,我使用Sylenth 和Nexus。在器材方面,在我發現音樂的歷程裡,它們有如滔天巨浪般襲來,我使用所有我找到的設備!在濾波器方面,我是Sonalksis plug-ins的愛好者,它的表現非常出色,而OHM FORCE(聲音效果器)它在運行時CPU的耗損更是難以想像。

提問:For an Angel可能是你最著名的其中一張專輯,可以告訴我們你的製作技巧為何嗎?像是你如何達成在所有聲音播放的同時將它們分開?

當For An Angel這張專輯發行時,很多人問我你是如何讓kick drums接連不斷?那並沒有任何的花招,我與眾不同的部份可能只是我試著去將聲音具體化,讓你自己置身在夜店然後想像身體的哪個部分會隨著聲音開始律動,想當然耳,下半身有著bass的節奏,身體有著kick的元素,並且在腦海中充滿愉悅的旋律,一旦你開始以這種方式創作,必須以手動化的方式去調整你的聲音,來達成緊實且豐厚的效果,它沒有秘密!你必須花費時間去調整你的合成器或是效果器。

幾個月前,我又重新挖掘我使用在mastering section(聲音後製模式),由iZoptope所製作的Ozone5,有太多你可以運用的技巧,而我將它用來製作Lnkin Park的混音,我將它使用在一個設置好的mastering chain(後製專門軌道)上,而不是在製作過重中將mastering至頂,在最後我精確地詮釋了我想要的聲音,因此從起始的製作過程中,專輯有了正確的方向,那是一次非常有趣的歷程,我應該要再來一次。

提問:在你現場演出設置部分,你提到了Ableton,此外你還有使用其他的裝置嗎?

在舞台上我使用兩台25-key keyboards,兩台17” MacBook Pro computers、一台客製化的Allen & Heath Mixer based on the 4D、一台客製化的Vestax VCM-600內部有不同的電腦設定,我還有一台 Akai和兩台小型版本 ,讓我在所有的地方都非常具有創造力!每場表演間我的轉換很大,在右手邊是我的聲音素材,左手邊我最常放置定序器和synths軟件,當這些元素同步播放時,讓我可以任意地切換前後並且再次創作和革新。

提問:這些旋律聽起來像是現場製成更甚DJ演出,你同意這種說法嘛?

當然!有一種陳述有關DJ演出和電子樂的相似概念,但它也可以是很多種不同想法,而我所展現的方式並不是最常見的DJ演出方式,在舞台上我真的經歷所有製作音樂的過程,有鑑於此,在製作Evolution的歷程中,我將track帶上舞台,雖然我有備用track,但在觀眾面前都我都是現場演出,並依據演出時最佳且熱烈的回應做出微幅調整,這也是專輯像是Verano誕生的過程。

提問:聽說你在現場演出時也使用Apple’s Mainstage 2?

是的,我最喜歡MainStage的部份是你可以將聲音有層次的堆疊,你可以製作出一種氛圍而不僅僅是鋼琴旋律,即使只是一段簡單的弦音,將聲音堆疊後,你會有深切的感受,那是其他普通的synth軟體很難做到的,我在演奏epic的東西時使用更多。

提問:對於Traktor和Serato的評價為何?

兩者我都曾經使用過,而且我可能是最早開始使用Traktor演奏的DJ之一,那是八年前的往事了,而當時我在使用上有一些技術性的問題,稍後我發現在那時Serato比Traktor更加穩定,再次強調,這是八年前的是了,我無法對於他們現今的軟體做出評價,但我在使用Serato的過程相當愉悅。讓所有的演出都變成現場即興是我的原始初衷和下一步想要實踐的事情,所以我將專注力從DJ節奏上移轉到現場演出中。

提問:你提及到〝莫忘初衷〞的製作和表演方式,可以請你解釋一下它的概念和它如何影響你的音樂嗎?

我試著讓音樂不要有疆界,即使是在我腦海中,首先,我是一位藝術家和音樂家,這是我所熱衷的一切,電子樂理所當然的成為我的最愛,但當我在製作時,即使是一段基本的bass line和drums,我仍然會思索它是否有完好的音樂品質。我是在八零年代長大的孩子,我受到大量當代的音樂旋律影響,簡而言之近期的甚至是九零年代的音樂對我來說影響就相對較少。

提問:很多DJ都致力於節奏或是律動的獨奏,所以當你談論到旋律元素也是相對重要的理念時是非常有趣的。

Groove很顯然地也方常重要,但對我而言,音樂不僅是bass drum 和hi-hat,當我聽鼓點和踩鈸時,它都是夜店專輯的過門,所以如果這是整張專輯所呈現給meit’s,那它只不過是一個樣本罷了,有趣的音樂不必錯綜複雜,它可以是簡單明瞭的,就像是Sharam或Richie Hawtin就會這麼做,不必太多繁文褥節就能製造氛圍的獨特方式。

提問:有任何一位DJ讓你覺得在音樂領域裡影響甚深嗎?

在九零年代中期,BT對我有巨大的影響,我們開始一起創作音樂,而當我來到他的住所時,我了解到自己並不孤單,誠如所見,我的錄音室就像一張蜘蛛網般,為了創造出我想要的聲音,那並非只是打開我的電腦,啟動Massive然後尋獲聲音,我必須以刮盤的方式創造它們,我記得這個我們所創造的既飽滿又渾圓的聲音,我們使用了guitar jack cable(吉他導線),將它連接上distortion unit,錄製該聲線的音源,最後將它們置入samplerand然後開始使用,這是我們過去創造聲音的方法,非常瘋狂!所以當我看到Brian以相同的態度在製作音樂,我感到非常地舒服自在並且共同完成了許多傑出的音樂創作。

 在Dj演出方面,Sasha對我有著深遠的影響,當第一次聽到他的創作時,我完全被他音樂裡強而有力的vibe和氛圍給震懾著了!最近,讓我驚艷的人是Arty,他開創了自己獨特的創作方式。 早在四、五年他尚未成名以前,我就開始在電台節目上播放他的歌曲,現今有許多人常試著去模仿他是理所當然的,但也因此使他成為了電音界的頭號人物之一,我發現他所達到的獨特成就是

啟發靈感,我要呼籲大眾:不要只是模仿現成的作品,試著找到屬於你自己獨特的創作方式。

提問:DJ裝置從過往的CDJs到Ableton到現今的ipad軟體,有越來越親民的現象,你覺得這樣的科技對未來DJ所扮演的角色是怎樣的警訊?

對我來說,重點就是你必須更加靈活運用你的器材,不論你是用筆電、iPad或CD player,獨創性是所有的精隨之所在,接著如果你同時兼具音樂技巧和能力,你自然而然地會晉級到下一個層次,包羅萬象的事物會使你更加活躍。

提問:你的音樂作品在電玩遊戲和電影裡已經備受肯定,相較於為夜店製作歌曲或專輯,這是不同的歷程嗎?

日常生活就是我製作音樂的主要靈感來源,換言之,音樂裡的所有元素都會留下痕跡,所以如果我要幫電影或電玩製作音樂,我會為它們尋找場景和各種音樂元素,重點在於將音樂和你眼前所見的事物做出完美契合。製作專輯和配樂間雖然進展不同,卻一樣充滿樂趣和挑戰,以往總是試圖將腦海中的畫面製成旋律,如今取而代之的是,為眼前的畫面詮釋樂曲。

提問:你也是一位電玩家嗎?

我不是那種急奔回家打電動的宅男,當我無所事事的時候,像是在飛機上,我會用我的iPad玩些小遊戲。

提問:你現在有喜歡的iOS遊戲嗎?

嗯…,這有點丟臉,我現在最喜愛的遊戲是Spy Mouse 2,那是一個有關老鼠蒐集起司的遊戲,當搭乘飛機而隔壁正在呼呼大睡時,這是個很棒的娛樂。

提問:在你的職業生涯中,合作的藝術家從歌唱家到製作人都有,你可以告訴我們你是如何和其他人分享你獨創性的願景嗎?

製作音樂是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如果能和朋友一起那更是錦上添花,同時這也是一件非常私密的事情,所以和那些與你有共同特點的人一起工作是很合理的。這也是我如何選擇我的工作伙伴和合作對象的主要方式。在每張專輯的背後都有著不同的故事和合作關係。像在英國發行的最新單曲Eternity,是和 Adam Young共同製作的,四年前在他的知名力作〝Firefiles〞尚未發行以前,我們有過一次通話,我告訴他,當時機成熟時,我們就會再次聯繫。然而相當有趣的是,我在希臘的時候完成樂曲的製作,他在澳洲的旅程中,完成歌詞的譜寫,接著我們在紐約錄製所有元素,最後我在墨西哥安排所有相關事宜並回到柏林將其完成!

提問:哇!所以全世界有哪個城市或景點讓你感到特別具有啟發性和創造力嗎?

對我來說,日常生活和所我經歷的一切都是我的啟發來源,但我必須坦承我是一個思鄉者,柏林市一個非常特別的城市,我熱愛這裡的一切,當你在街上遊走時,每條街角播放著各類不同的音樂都深具啟發性。那是非常令人驚艷的!身為一國之都,柏林是一個由藝術創作人、設計師和時尚國度所組成的大熔爐,再加上歷史的淬鍊,柏林真的是一個最具啟發性的地方之一。

有鑑於此,我認為當你身處異地時,享受當地的Vibe是很重要的,我對世界各地並沒有任何偏見,重要的是出發前往某地並且試著去感受當地的氣氛,像是試著去體會當地民眾的想法。

提問:所以當你在某地的經歷或錄音室裡會有音樂點子靈光乍現嗎?

那不一定,舉例來說,當我失戀時,坐在花園裡彈奏著吉他,然後我就直接進到錄音室將它們錄製下來,有太多不同的事物可以啟發一張專輯的誕生,並沒有設定好的標準模式。大部分的時候,我腦海中有一段旋律如同定序器一般的運行,然後它們會變得越來越複雜,於是我拿起手機將旋律以哼唱的方式儲存到語音信箱,諸如此類的事情在我的生活中天天上演。

提問:你會給剛起步且具有遠大抱負的音樂家和DJ們怎樣的建議?

我認為最重要的建議是當你在錄音室工作時,不要做出任何妥協!在你準備好大放異彩時,你將矗立在支持你的觀眾、經紀人甚至是好友前,你必須說服它們你所完成的創作意義非凡,一旦你的創作之路做出妥協,你將變得不具有說服力或可信度,所以這大概也是我所能給予的最重要建議。順著你的心意去創作,你將發掘一個獨特甚至更棒的創作方式,接著你就可能成為下一個Arty或Skrillex!

原文出處:

http://www.macprovideo.com/hub/interview/interview-paul-van-dyk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