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J Sasha 於 beatport 的專訪

DJ Sasha 專訪 terry church撰

「我很偏執,有一天可能全部結束。」自80年代晚期便參與舞場的DJ Sasha(本名Alexander Paul Coe)如此說道。

這位英國型男是世界未曾見的最成功DJ之一,在全球擁有廣大的粉絲兼具搖滾巨星的形象。

這也難怪,持有超級巨星的DJ生活方式以及他所熱愛的音樂,並非他樂見失去的。

「這便是為何我一直如同一個創作家般地努力向前,」 他說道。

「我不得不問自己,往前的每一步,對我而言是否是正確的方向?」

Sasha是首先完全採納便攜電腦DJ的DJ之一,並且展現了Ableton Live軟體所賦予他的龐大創造能量。

把Ableton Live導入他的演出滿足了Sasha維持舞場音樂先驅的渴望,儘管有些粉絲與反數位的黑膠衛道者狠批撻伐著,他仍然毫髮未傷的成為數位格式的勝利者。

「Ableton現在就如同我的第二個本性般,」他以輕鬆單調的口吻評論著。

他多年的周遊各地已減輕了他許多的Welsh口音。

「能控制音樂在控台後給了我非常多的力量」

「這些日子鮮少有我所用的曲並未以一些小方式讓自己再次感受的。」

數位革命已改變了全球的電子音樂,而且很多DJ已採用CD而拋棄了黑膠,便攜電腦DJ亦如是。

1374243_10151887571166919_1854472128_n.jpg

Sasha認為這兩者是互相關連的。

「過去五年事態變化很大。」

「互聯網讓大家可取得最新的音樂。」

「在過去的日子裡,人們只能在我進城演出時聽到音樂。」

「但現在你可以找到許多邪惡的預付音樂,在如同Beatport這樣的網站上。」

「一些創作者仍會在發行前某個月寄給我他們的曲目好製造一些迴響,但現在這種情形已鮮少發生。」

「這就是為何Ableton Live和數位DJ如此的吸引我。」

「他讓我得以從其它年代的DJ設置我的部分,錄音盒不再成為限制。」他說道。

Sasha在過去20年費了大量的時間旅遊全球,在一些最驚奇的派對、俱樂部和歡宴上演出。

但離開了俱樂部的聚光燈,他保有一個寧靜的生活和相當害羞的性格。

儘管世界知名,他有著非常正常的居家生活,是Sasha熱衷保持的。

「我不認為我很有名氣,我還未到任何地方都有記者盯我的哨。」他說道。

「當我在街上是不被認得的。」

「在這週我保有一個相當正常的生活,我早上8點起床且晚上11點就寢。」

「我現在傾向每週只做兩場秀,而且專注於確定我的演出保持在最佳狀態。」

儘管我們認為,Sasha透露著旅遊全球在派對中進行演出實際上是一種非常孤獨的生活。

「旅遊很辛苦,儘管有趣但可能完全不是這麼回事。」他透露。

「我往往在8月和聖誕期間搞得神智不清,十分難受。」

「獨自旅行也可能非常孤單,當你自個兒花了很多時間在旅館房間時,這很怪。」

Sasha和他多年的朋友兼DJ伙伴John Digweed是最初在2002年像搖滾明星般搭乘旅遊巴士去美國巡迴的DJ們,

6週後,8萬5千人出席了他們的Delta Heavy巡迴,在2003年被票選為Dancestar獎的最佳表演。

儘管Sasha和John Digweed不再是分不開的,這組合近來在世界大型的舞場盛會被不斷地播放著。

他們在最近3月的邁阿密冬季音樂盛會一同演出,兩人領銜的文藝復興音樂祭則於2007年6月30日在英國的赫特福郡進行。

Sasha對外揭示第二次的Delta Heavy巡迴不再是個疑問。

「我樂於和John連線演出,且無論我們的行程如何我們都會試著一同演出,」他說道。

「再一個Delta Heavy巡迴會很棒,也許在未來可能發生。」

經過20年在俱樂部的演出,Sasha是否將在某個地方結束他的職業生涯?

「我無從拿下戴上的耳機。」他說道。

「當我有了家庭和孩子可能會。」

「但這是我的生活。放唱片是我唯一會的事。」

「我想,沒有什麼是永恆的。」

「但劇烈的事情會讓我放棄一切。」

原文:https://news.beatport.com/blog/2007/05/30/dj-sasha-interview/

Sasha2-2.jpg

Sasha的網頁: http://www.djsasha.com/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