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n Diablo專訪

static1.squarespace.com.jpg

Don Pepijn Schipper,也就是電子舞曲樂壇中知名的Don Diablo,來自荷蘭。儘管他成長的地方在一個偏遠的小村莊,相對地缺少豐富的音樂環境,但他在年輕時就接觸外界的很多音樂。他喜歡Frank Zappa、Tom Waits還有Don van Vliet (即Captain Beefheart,Don Diablo的父母就是以這位音樂家的名字為他取名),也從中獲得影響。不過,在首次接觸到Acid House音樂後,他就從此進入了電音的世界。現在的Don Diablo身兼製作人、音樂家、DJ、歌手、作家和唱片公司老闆。

以下是Joonbug.com在Miami Music Week 2014對Don Diablo的專訪

Q:在工作室裡什麼會啟發你?

A:有時候只是我生活中發生的事,這是很抒情的。例如“Hooligans”就是我在對所有人事物、對整個世界感到瘋狂憤怒的時候做出來的。也有一首為我父親做的“The Artist Inside”,這首歌是關於我成長過程和他的故事以及對他的感謝。
有時候就只是神來一筆,就像“Starlight”。甚至有時只是你在嘗試一個新的外掛、不斷按按鈕直到你覺得完成一個很酷的聲音。

Q:你有源源不絕的音樂靈感嗎?

A:沒有靈感的時候,我會離開工作室走走。有時候你會經歷找不到靈感的時期,你可能會強迫自己生出靈感,但那起不了作用。音樂的產生應該是自然而然的。有時在這個EDM世界你必須考慮到很多規則。不只是做自己喜歡的音樂,它們也要被你同事朋友們接受,就像你說「他媽的我就想做這超屌的音樂!」而其他人卻說「喂等等,可是它應該要是這個key還有這個節奏!」
我覺得最棒的歌就是我不必考慮太多的歌。做“Starlight”時我就想只要有人聲再加上碎拍就這麼簡單。在原創、保有自己風格,又能符合其他人喜好中找到一個平衡。

Q:在Miami Music Week這類活動中放主流歌來滿足觀眾,讓你感到壓力嗎?還是你只隨感覺放自己想要的?

A:如果我100%只照自己感覺放,那會很怪,你同時需要放能取悅大眾的歌。當你在VIP包廂演出,你會賺很多錢,但你也預先知道那些人更難取悅。我的USB裡有兩個資料夾,一個是“VIP”一個是“我”。我混和一些大家熟悉的歌裡很酷的元素、試著加以改變,那些歌裡還是有些我覺得很特別、是我風格的素材。在演出前我做很多準備。即使是商業性的演出,裡面仍然有我獨立音樂的味道。

Q:在Las Vegas的Light夜店駐場怎麼樣?

A:那是全世界最屌的夜店,你知道,整個排場、設置、陣容都很棒。在那工作的人們很酷,像個大家庭。我在拉斯維加斯的第一場表演就是在那裡。我為Nicky Romero開場,他們覺得很棒,從那時開始有更多美國人成為我的粉絲。

Q:我知道What happens in Vegas stays in Vegas…(俚語:在拉斯維加斯發生的一切,就只會留在這裡。引申的意思是過去的事就讓它留在過去。)

A:不是全部,很不幸的!大家都有照相手機!

Q:在那裡表演時有發生什麼很瘋狂的事嗎?

A:我生日的時候他們為我烤了一個全黑的超酷蛋糕。最怪的是,其實那是我第一次到脫衣舞俱樂部,我第一次體驗了膝上舞,有點尷尬,而那顯然是Las Vegas的標準作業程序…我得訓練自己適應脫衣舞俱樂部的一切,學著說「我要金髮碧眼有翹臀的那位」…我還沒到那境界,但很快就會了。

Q:你算是一位企業家;有新聞學位,也創了自己的品牌Sellout Sessions,這些對你在EDM界有什麼影響?

A:老實說,我從沒想要當個DJ,沒想過要做這些。我只想過拍片、發揮創意。我喜歡特製我的衣服,我喜歡仔細思考你聽到和看見的。我愛執導影片,製作MV對我很重要。對我來說,這些是一切——不只是錄唱片,這是在當一位藝術家並且表達自己。有時候我玩得太過頭了得收斂一點,但這讓生活很有趣,每天都只有音樂的話會有點無聊。

關於“Starlight”的MV,起先我的點子比較戲劇性,男主角最後會死,但後來我們把劇情改得不那麼強烈。將一個音樂作品真正提升到另一個境界要花不少時間。我以前親自執導自己所有的MV,不過現在我試著讓其他人為我接手這些工作,這很難但我正一步步前進。有比我更會導演的人,也有比我更具管理能力的人,而我只要專注於音樂。你要了解你沒辦法每件工作都自己來。

Q:華納兄弟委託你為《蝙蝠俠:阿卡姆起源》電玩製作音樂,英雄系列是你從小到大的偶像嗎?

A:蝙蝠俠完全是我的偶像,看看我的穿著!他們原本可以找更好的人最後卻選了我,因為我喜歡蝙蝠俠,是很適合的人選。能忠於自己讓我很高興。三百多萬人看我的影片、聽我的音樂,即使只聽一首,對我來說都非常奇妙。現在我等著超人和蜘蛛人!

Q:你曾獲選為在部落格最被熱烈討論的音樂家,那是你和粉絲的互動方式嗎?

A:如果可以,我會讓我的音樂全部免費釋出。我對錢不那麼有興趣,只要足夠付房租、開車和吃飯就好了。對我來說,做音樂無關賺錢。我不熱衷iTunes、Beatport那些東西。我還比較喜歡人們到SoundCloud下載我的音樂、享受它們、純粹散播對音樂的喜愛。

在簽唱片合約以前,我只是和大家分享我的音樂,全球各地的年輕人在他們的iPod裡都可以有我的歌。現在我到世界各地演出,儘管我的音樂品牌在Beatport或EDM樂壇中不是很知名,但對我而言那些年輕人比其他只愛芭樂歌的傢伙更重要。我愛經營部落格還有分享音樂,如果可以的話我會一直這樣做,但不幸的是現實無法允許。

Q:未來你會繼續從事DJ,還是會擴展到電影或時尚界?

A:我會一直做直到覺得膩了。當我不能再享受它我就會改做別的事。也許去環遊世界或導演一部電影。
對我來說,做一件事最重要的就是好玩。在激烈的競爭中有時會讓人很挫折,每個人都想贏,甚至有些人會不惜使用卑鄙的手段。我不太喜歡和人激烈競爭,我只想當一個能因為所做的事而受尊敬和欣賞的人。

其它派對DJ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