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ST DIE! 音樂家介紹專欄

本名Lee Austin Bates,也就是MUST DIE!,一個德裔美籍在休士頓成長的 dubstep創作者,在Never Say Die Records之下與Zomboy、LAXX等人激發音樂元素。透過OWSLA,將會有一個巨大的機會來結合有才華的年輕創作者並帶領他們更加進步。

“我身為一個人,我是一個對書本、電影、電玩遊戲,甚至任何事物的狂熱粉絲,所以這專輯名稱對我來說是以粉絲和創作者兩種角度的遊戲,我想探索這兩類使我 成名的事物;Death sound和Dark demonic sound,當然Trippier在我第一次接觸而創作遇到的經驗太驚奇導致我想鑽研下去。從以前到現在我總是想透過電影來接觸到音樂,但我也愛這對嘻哈 音樂的敏銳度,而這張專輯就是我覺得在這之間的平衡點。當我完成的與想法相反的時,我是希望能讓大眾有一種驚喜感。”

總是會不小心打亂了在美麗與混亂之間微妙的平衡,MUST DIE! 解釋著他身為一個藝術家是如何透過專輯創作時期的革新來驚訝自己也將在專輯發行時也同樣的驚艷全部人。

“我一直說我的目標就是要將我音樂裡的驚豔元素轉譯到每個人身上! 而我自己能利用音樂驚訝到自己這也一樣很重要。舉例來說,我一直到聽到後才發現我自己其實很喜歡超級低音的音樂,就如Sinjin Hawke和Cashmere Cat或者Pelican Fly,一直讓我為之一亮的,因此我一直很喜歡他們因為我來自於一個這麼不同凡響的興趣背景。

“有些人的言語又整齊又尖銳就像麻繩一樣足以傷害別人,我看了很多與我同年齡層的人;如Getter, Zomboy還有那些在做音樂領域有著響亮名字的皆經歷過磨練,而這些也真的能透過各種不同方式來號召群眾。就單看Skrillex的專輯,他完全集中於做詭譎的音軌並加工再剪掉剩餘的部分,我想他們這些手法使我們在自己音樂裡獲得非常多振奮的時間。”

我最喜愛的影響就是90年代的大節拍,我想要那種奇才式的大量陰險的尖銳感而且是適合現代的,事實上我開始了這一條重拾Rob Swire的概念在鼓聲的編輯。我已非常的限制自己與Rob的交流可是我真的太愛Pendulum和Knife Party,他真的是激勵我非常深,電子音樂的Death Machine領域總是把我踢出來的感覺,我一直嘗試想要達到mixdown的境界,目前好像不能,但我會一直嚐試,即便是未來也是如此!


其它派對DJ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