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an Sound專訪

Koan Sound 2008年在英國布里斯托成立。現在他們精準的用放肆又侵略的曲風影響整個放克電子樂。Rusko,Pendulum,Aphex Twin和Skrillex讓Koan Sound成為所有電子音樂公司爭奪的目標。以下是Koan Sound的專訪。

問題:你們各自在團隊中擔任的角色是什麼?

 Will:我大多在創作,他(Jim)大部分負責混音,但我們其實都會。我們善用我們的優勢,分工合作。

問題:你們創作的步驟大概是怎樣?你們用什麼器材創作?怎麼找靈感的?

 Will:通常我們就是做很多種試驗。我們用Reason 4 這個軟體。我已經使用它好幾年了,但我每次用時還是會找到很多好玩的新東西。其實從某個事物裡面找到能激發想法的東西然後再把它組合起來。對我來說最好的方法就是聽跟想做的東西不同風格的曲風,像是樂團或任何曲風--甚至是古典音樂。在你想把東西融入dubstep時真的很有幫助。

問題:十一天前你們從OWSLA釋出你們的新專輯Funk Blaster。用OWSLA的名義發片是什麼感覺?

 Will:很刺激啊,他們一直都很支持我們,Skrillex跟整個團隊都是。


 Jim:他們給我們很多自由做我們想做的東西,沒有任何規則限制。他們說:我們很喜歡你們,所以想以我們的名義出版你們的作品。

問題:我剛在看你們在英國Dubsilo的專訪,你們提到早期的你們被drum ’n’ bass影響很深,他們的速度大概是 160-190bpm。不過你們最近的幾首歌常常低於100bpm。告訴我們你們以前和現在的想法,還有為什麼最近比較喜歡比較慢的節奏。

 Jim: Drum ‘n’ Bass是我們最先聽到的電子樂,大約在2005年之類的。起初我們第一次表演有點像The Prodigy那種感覺,但很快的我們改變了曲風,發現聽眾喜歡Noisia和Spor這些以前對我們影響很深的音樂家,也確實定型了我們的音樂風格。大概是有點黑暗的感覺,有點精緻的感覺,很難形容。

問題:你們最初被drum and bass影響,還蠻正常的。但節奏怎麼會突然降到100bpm?

 Will:這是一個我們從沒結合過的領域,是個很新鮮的體驗,用這種節奏做音樂真的很好玩。比一般流行樂快一點,但又夠慢讓我們做一些情緒在裡面。

 Jim:我們跟一個從澳洲來叫Opiou的音樂家接觸,他叫Tipper,他們的音樂節奏也是大概100bpm,所以我們也加了一些他們的曲調進我們的音樂。我不認為大部份的英國人知道他們,就像Will說的,這是一個未探索過的領域。

問題:可以跟我們說有關於英國的音樂產業嗎?我在一個專訪裡看到Asa,他說了很多Culprate,Statix跟你們的好話,你們有特別注意誰嗎?

 Will:有一個從瑞典來的製作人。還蠻年輕的,我猜現在應該18歲吧。但他最近開始做一些真的很屌的東西,他的低頻有點像Spor。


 Jim:他的音樂很有空間感。旋律聽起來很黑暗,有冷冽感。我想他就是我們真的要找的音樂家。

問題:大家都在問你們現在最喜歡的五首歌是什麼?

 Jim:Culprate的Ono,下個月就要發表了。他會為Inspected發一張EP,這首應該是主打。

 Will:我很喜歡Phace和Misanthrop做的Energie。

 Jim:我們為Kill The Noise做了一首remix叫Deal With It,再過幾個禮拜就會發表了。他也會從OWSLA發表,他會是下一個指標。

 Jim:另外一首是也是Culprate的新EP的歌,叫Tentacle,它跟他做的其他歌完全不一樣,用一個極慢的節奏做的,聽起來很邪惡。

問題:獅子跟棕熊打架誰會贏?

 Will:棕熊,他們強的很賤。

 Jim:我從沒看過棕熊,但說這個故事的人是在他第一次去加拿大時發生的,也是他第一次抽大麻時。

 Will:他被一隻熊絆倒,然後他就開始跑。

 Jim:那隻熊還蠻安靜的,他看到這隻熊後開始跑,想也知道它會追他。然後就不知道怎麼結束了。

 Will:不過他還活著拉。

問題:Koan Sound未來在電子樂會怎麼發展?

 Will:這題有點難回答,因為他進化的太快了。還有很多種曲風是我完全沒聽過的。

 Jim:只要有新的製作人或新的想法就會有新的音樂產生。就我看來目前是這樣。

更多派對DJ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