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ul Kalkbrenner 把人生搬到大螢幕 "柏林呼叫"

Paul Kalkbrenner在音樂圈內兢兢業業,已涉足此行15 個年頭。他是DJ 、製作人,同時也是優秀的音樂家。曾經受邀為德國導演Hannes Stöhr 的電影進行配樂,其創作的《Sky and Sand 》打破了好幾個銷售記錄。

去年年初,Paul Kalkbrenner 更在歐洲進行了12 個城市的巡演,受到了粉絲們的熱情響應,超過5 萬張門票在幾週內被銷售一空,創造了又一個業界神話。他曾說:“世界在呼喚。”就讓我們響應號召,走入其的電音世界。

“當人們因你是一個非常棒的傢伙而尖叫時,其實你已經喪失了作為一名藝術家的資格。”

你在哪里長大的,是在柏林的鄰里城市嗎?

我是在柏林的Lichtenberg 市長大的,屬於東部地區。在柏林牆倒塌之後,這裡仍舊屬於東部地區。與我小時候相比,現在的人們已經有了很大的不同。談談你的第一次單曲發行。當你首次完成了一首作品後,你有發給他人聽嗎?譬如說Sascha ?

我 們住在一起,所以我們都知道彼此在做的東西,而且互相分享。我們在BPitch Control 派對上結識了Ellen ,有次她前來探訪,對我們很感興趣,她說:“你在錄音嗎?買個混音機做點音樂吧。”過了一個月,她再次前來時 說:“恩,這真不錯。” 能夠發行自己的作品是不是感覺很特別?還是這只是個很自然的進程?能夠發行自然感覺很棒,而且會接到一些俱樂部的邀約。我的意思 是,我之前也做過一些現場表演。但是我們身在柏林,所以需要發行一些代表作。當你離開選擇BPitch 廠牌時,心情緊張嗎?當我離開時,其實是充滿希望 的。這是完全正確的事情。現在看來似乎是一個非常成功的選擇。沒錯,在俱樂部現場演出是一個不同的領域和挑戰。當我在2010 年做現場演出時,我本人親 自現場佈置,查看安排,然後再前往表演。在你做一些事情之前,你會預先準備一些想法嗎?還是去前往隨機尋找靈感?我不會事先固設一些想法,但我希望所做的 東西能夠和《Self 》專輯有一些共同點。為什麼是這張專輯?

因為這是一張真正意義上我所製作的專輯。我可以真正做一些我所喜歡的東西,一張幽閉、好聽的techno專輯。在《Self 》中表達得淋漓盡致。我工作的速度非常快,而且享受生活。事實上,並沒有多少techno藝人會像我一樣。

我工作非常有效率,對此我也非常自豪。要知道,當你在年輕時,你也許會在錄音室裡待十個小時探索,然後說“啊,就是這樣,就是它了”。但是現在,我清楚地知道我要做的事情。

“柏林永遠意味著一些東西。”

我 喜歡閱讀有關政治和歷史的書籍,特別是有關歐洲的,那是我的最愛。目前我正在看Jonathan Franzen的《Freedom 》。我最近看了DJ Mag 的報導,他們問了所有DJ Mag 排名前100 位的DJ 一個問題,:“你以什麼為人熟知?”你的回答是你的黃金鞋。是啊,不知何故,我喜歡那些鞋子,我之所以購買那麼多雙就是 為了一直能穿著它們。在我的DVD 上隨處可見這些鞋子,但是不用在意DJ Mag 寫的東西,這只是應雜誌需求而回答的問題而已。我覺得有趣的是,每個人似乎都對這些問題非常重視。但你的回答卻沒有。我是做techno 音樂 的,所以人們對我的反應是不應該像看到名人一樣。事實上,我覺得當人們因你是一個非常棒的傢伙而尖叫時,其實你已經喪失了作為一名藝術家的資格。人們不能 定義我,因為多數人其實並不了解我。你所看到的我,所展示的一切,就是讓我健康和聞名的全部。所以怎樣才是真正的Paul Kalkbrenner ?我也不知道。

“沒有人會對我說,他們更喜歡賣掉300張而不是3000張唱片。”

的確,這些東西都是偏地下的 …… 我的意思是,你也不會想成為一個富有的生意人,但是卻得不到他人尊重。但是沒有人會對我說,他們更喜歡賣掉 300張而不是3000張唱片,因為你會希望更多人來聽你的音樂。你知道我從來不會向他人發送我的音樂,或者推銷我自己。我通常更喜歡別人來找我。我信任 我身邊的人,我的經紀人很懂我。藝人和經紀人之間 80%  的對話都會像這樣——“    是的,我在這裡下車,讓我們做這或做那吧。 ”我不希望這發生在我身上,因為我的經紀人很懂得安排計劃,他知道該怎麼做。他知道在大型巡迴演出後,過幾週應該安排350-400人的俱樂部演出。這有 點像是一場夢一樣……是的,但是感覺不錯。我來自東德,所以當柏林牆倒塌時,我並沒有多少家人。

我將會永遠心存感激,這是我人生的轉折點。當柏林牆倒塌時,你做的第一件事情是什麼?我爸爸帶我出去吃了頓麥當勞。我記得我把漢堡包的包 裝紙帶回家了。 很有意思,顯然自從柏林牆倒塌後,柏林也改變了許多。有些人說,從1999年來,柏林幾乎沒有什麼改變。但事實並非如此,柏林永遠意味著一些東西。現在你 還花很多時間和Sascha一起共事嗎?沒有那麼多了。也有點關係到 BPitch的事情。我不太相信他們能做出我想要的效果,在那永遠不會發生。你認為在那永遠不會發生?是的,我的意思是,已經過了十年了。並不是說我不喜 歡他們。當我看到他們時也會打招呼,但之後空氣就凍結了。有時候,一切都表明,還是讓我們往前看吧。

其它派對DJ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