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ter Robinson 專訪

porter-robinson.jpg

Porter Robinson對於電子音樂的喜愛啟蒙於舞池,但是可能不是像你跟我所想的那樣。一個名為Dance Dance Revolution的遊戲讓13歲的他上網搜尋”DJ software”然後開始一頭踏入製作電子音樂的世界。

很快的7年過去了,20歲的他已經被認為是美國最有前途的年輕製作人之一,首次登台的單曲”Say My Name”在Beatport electro-house的排行榜上取得了第一名,接著在iTunes dance chart-topping,由OWSLA出的‘Spitfire’ EP,Ministry Of Sound 上攻佔全球的單曲‘Language’也都取得了第一名的位置。也已經引起了Tiësto, Skrillex, Deadmau5, Mötley Crüe的Tommy Lee的注意。Porter就像是其他美國電子音樂的製作人一樣,是在體育館、地下室的俱樂部還有學生的課後派對被孕育出來。

2012年,他在全球數場大型表演後回到了他父母在北卡羅萊納州的家錄製他的第一張專輯,並且在今年稍晚的時後發表。她在製作專輯的空閒時間接受Mixmag的訪問時說明為何DJ需要有一個家,這也是為何他拒絕了Katy Perry還有Tommy Lee的真實原因。

你從13歲時開始製作音樂,你當時覺得它會成為你未來的主要職業嗎?

 

沒有,我當時甚至不知道那是一個任何人都可以做的職業!真的很難讓你們知道當時我對舞曲的了解有多麼得少,畢竟我是靠玩電動玩具來進入這個世界的。

是哪一個遊戲讓你對電子音樂產生興趣的呢?

 

最初是Dance Dance Revolution這款附有跳舞墊的遊戲,它的音樂有點像是trance或是英國的hardcore。我甚至出門去買了原聲帶。

 

當你開始做電子音樂後,你同學會不會覺得你有些奇怪?

 

 

在十五歲的時候,我有一個朋友跟我一樣在製作電子音樂,而且他現在還是繼續有在做。不過在那之前,大家都只覺得我有一項很奇怪的興趣。不過在我開始認真去了解電音這個世界之後,我朋友也開始對電音產生興趣。

 

你沒有去上大學而是跟隨Tiësto去College Invasion的巡迴, 這件事有讓妳爸媽感到不滿嗎?

 

我整個高中的時間都在努力讓自己考取跟我爸媽一樣的大學(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Chapel Hill)而錄取的時間剛好跟我的歌‘Say My Name’ 衝上Beatport第一名的時間差不多一樣。我於是坐下來跟我爸好好的談這件事情,我爸說:這聽起來像是一生中僅有一次的大好機會,你何不乾脆休學一年去闖闖看呢?所以我擁有現在這樣的生活還多虧了我那保守的老爸。

 

你還有跟Skrillex和Tommy Lee一起巡迴過,Tommy Lee真的跟他的稱號一樣像個狂人嗎?

沒有,絕對沒有,他平靜到可以當我的叔叔了。我從來沒有看過他喝啤酒或是做出什麼不尋常的事情,他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有善而且樂於助人,總之我非常喜歡他。

你在Skrillex’s OWSLA 旗下發行了你第一張單曲專輯‘Spitfire’,你當時覺得你的首張專輯會比他的還要早發行嗎?

 

我一直都覺得我的專輯會比較早推出,他(Skrillex)總是在巡迴演出,而且不會輕易取消已經約好的場次,就算是之後那場會有很高的酬勞,他也不會為此而取消之前已經預定好可能只有幾百美元酬勞的場次。

 

你會不會覺得要在巡迴演出的過程中做曲是件困難的事?

 

我有試過,但我真的沒辦法。有很大的一部分是因為我用的是只能在windows系統上操作的FL Studio,而大多數windows電腦都是垃圾,所以我決定要離開巡演跟派對專心花時間做曲。跟我哥還有我們養的狗在家中,還有附近的森林走動可以幫助我思考。有傳言說Skrillex根本沒有家,我覺得這真是太扯了。

 

聽說Tiësto也是這樣?

 

真的是不可思議,我對於他們可以一直巡迴感到佩服,但是我還是需要休息跟放鬆。

你也有跟Mat Zo合作過,要不要跟我們分享一下?

 

我是他的超級大粉絲,因為我以前非常喜歡trance,我在tweeter上說我超愛他跟Arty合作的Rebound,然後我們就開始搭上線了。當要決定Language tour的巡迴名單時,我希望Mat可以參加。我超喜歡他的set,我覺得它們很了不起。那時他正在做一首歌”Easy”,我問他是否可以幫它混音,喜出望外地,他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合作,最後那首真的是我們一人一半合作出來的。

 

Mat在Hospital這張專輯中的MRSA這首歌是走drum&bass的路線,你有沒有想過要做自己平常不會做的路線?

 

我覺得d&b對我來說比較困難,因為它牽涉到黑膠唱片這塊。我自己本身有在嘗試各種不同的曲風,我想要盡可能的在各個曲風中加入不同的元素。

 

最近你在tweeter上說:這是第一次,我覺得做一張專輯不是單有概念和大架構就好!你在製作專輯的過程中有遇到什麼困難嗎?

 

真的是很困難,我想要做一些新奇的東西,不想要只是單純回去修改我的舊歌。一年前的素材對現在的我來說已經不夠了,我聽了很多獨立樂團像是Two Door Cinema Club還有一個叫Stars的加拿大團,我想要跟獨立樂團們在這張專輯上有所合作,或是在風格上有所融合。

 

關於”EDM”的爭論你是站在哪邊的?你覺得年輕的美國舞曲聽眾會不會在意這些東西原本是來自芝加哥跟底特律呢?

 

關與許多美國舞曲,他們原本的素材是來自於芝加哥和底特律這件事是有爭議的。知道這些歷史是不錯但我不知道對於一般EDM的聽眾來說是怎麼樣。我拒絕幫Katy Perry混音,然後所有的報紙頭條都說我受制於舞曲這樣類型的音樂,但是我其時我不太確定我到底是不是從舞曲開始發展的。只能說我對那首歌沒感覺,EDM那些專門為了要讓人們很嗨的芭樂舞曲就跟無聊的流行歌一樣讓我毫無感覺。

 

Mat Zo & Porter Robinson’s ‘Easy’ is out on April 14 via Anjunabeats/Ministry of Sound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