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uz( Sam Vogel 鯊魚小隊專訪 )對音樂曲風、靈感以及他對未來的規劃

6月25日,我們在波士頓市中心的俱樂部區和 Sam Vogel(也就是Jauz)在一起,在演出前在他的休息裡閒聊關於他在音樂曲風的選擇、靈感,還有關於他對未來事業的規劃。與此同時,台上正在由組合DUDnGUY暖場。


AF:今晚你為鯊魚小隊(Jauz的粉絲們)準備了怎樣的曲子?有新歌嗎?


J: 我每一次都會為自己的演出準備很多新曲。因為EDC Las Vegas 對我來說是一次盛會,所以我準備了很多新曲。自從那次之後,我就花了一些時間把那一次演出的曲風變換成我平常在用的。每一次在波士頓演出對我來說都是很珍貴的時光,所以我想自己得要捨棄其他我不常用的曲風。

 

Q:你會覺得在小場地表演比較能夠在給更多人聽之前進行測試?


J:其實我會另外一種方式去測試新曲。如果我打算要播放新歌,我會直接在音樂節就進行第一次播放,如果大家反應還不錯的話,我就會把歌帶到club表演,我自己也不知道為甚麼是這樣的流程,但這就是我的方式。在club表演過程中,我能感受到室內的的氛圍。有一些歌我是一般不會在club裡表演,可是如果感覺還不錯的話,那也是OK的。

 

AF:你的風格和給人性格的感覺在世界都掀起了一股風朝,JAUZ這個名字是怎麼來的呢?這樣的風格是怎樣存在於你的生活當中呢?


J:我覺得之所以會有這風格是因為JAUZ這個名字,但JAUZ這個名字一開始其實和鯊魚沒甚麼關係。“Jauz”是原本我在老家舊金山的高中流行的髒話。

 

AF: 那“Jauz”原本是甚麼意思呢?


J:大概就是"bullshit”的另一種說法吧,如果你的朋友說"啊,我這次幾乎拿了滿分”,你就可以說:“Jauz,我知道你沒有學習”。之前我正在構思音樂品牌的名字的時候,正和家鄉的某個人聊天,然後Jauz這個字就突然在腦海中顯現了。我那時的想法是:"這個字很短、很容易記得而且人們或許會把這個字和鯊魚進行某些聯想",然後當我開始把品牌推廣出去的時候,Jauz這名字成功地吸引了一些追蹤者。一開始我很猶豫要不要把「鯊魚」和我的品牌產生連結,因為感覺有點奇怪,但同時我又想,這麼做能讓我的音樂品牌在粉絲心中留下一個很具體的形象,能產生一種把人們聚集在一起的能量並且給予他們一種身份認同感。

 

AF:你會怎樣形容自己的性格和曲風呢?


J:我的性格能在我的音樂中顯現出來。我喜歡各式各樣的音樂,會把每一種音樂裡的元素都放一點點到我的曲子裡。我音樂品牌的口號是“音樂無邊界”,想要傳達的意思是:你可以同時聽future bass 、dubstep 或者其他一切音樂。在很長的時間以來,如果你想要成功的話你必需選擇一條道路而捨棄其他,可是就現況來說,選擇真的太多,你卻要花時間在這麼多條路之中找到底哪一條路是沒人走過的其實也沒必要。我一定不是第一個有這種想法的人,可是我是一個支持多元素作品的人,也會把這種想法運用在我的作品中。今晚我打算用Guns和Roses作為開場樂曲,結尾樂曲安排要在「流行音樂」和「我想要給觀眾聽的音樂」之間找到一個平衡,在取悅歌迷們的同時能透過音樂把大家都連繫起來。

 

AF:誰對你的影響最深?


J:這聽起來有點陳腔濫調了,但還是不得不提到Skrillex。就是因為他,所以今天的我才會成為DJ。另一位是Kill the Noise,現在他是我的好朋友了,但我至今還是經常從他那邊得到啓發。其實總的來說,這個一個很複雜的問題,因為因為影響的人還有很多,Rusko & Caspa 是最初影響我的人,我被他的“Woo Boost"吸引。

 

AF:,做了那麼多場的表演,哪一場是你最難忘的呢?為甚麼?


AF:我想是今年的EDCLV,到現在為止我參加過兩場的EDC,但那兩場都只是站在舞台後面而己,沒有在台前表演。今年去看我的朋友表演,他有播我做的曲子。每當看着那個舞台的時候都令我產生一種自己也很想上那個台演出的衝動。所以今年我就在主舞台上表演,那可是全美國最大的DJ舞台,令人難以置信、不真實的那種大,大得讓我想回工作室裡再準備多一點好曲子。

 

AF:你在職業生涯中得到的最大安慰是甚麼?


J:都是一些小細節。像是有出差回去酒店休息,有堆小朋友在那邊等着見我,其中一個自己經營了一個博客,裡面收集了所有關於我的報導,然後當他得到機會跟我講話的時候,我看到他的眼淚幾乎要掉下來。那種感覺真的很難以形容⋯⋯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而已呀,但他卻待我如此真誠親切。我從來都沒有想過自己做的事能夠對世界影響那麼深遠。

AF:去年你發布了“Bugatti“的混音版本,被公認為是大家都喜歡的作品。當你想要為一首歌重新混音的時候,你傾向於怎樣做呢?你對於重新混音後的聲音有甚麼特定取向?


J:老實說這首歌有人喜歡也有人不喜歡。我還記得第一次公開表演這首歌的時候,把音量調低能聽到台下的人喊“Bugatti”,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大家卻特別為這首歌這麼做。我有一個室友剛好在“Bugatti”被發行出來的時候對電音很著迷,他就拉着我要我去做一個這首歌的混音版哈哈~我的一個在Mad Decent 的同事在我開口詢問之前就已經把原曲音檔發給我了,然後我就用了差不多只有一天的時間去完成它⋯⋯那時我不太確定我的朋友會喜歡我做的版本,不過他告訴我我是唯一一個去做這首歌的混音版的人。通常來說,我只會對一首歌有一些混音上的想法才會去做。有很多歌迷會叫我去為他們喜歡的歌做Remix,可是當我真的對那首曲子沒有想法的時候,是沒辦法的。

AF:你對接下來的表演有甚麼期望嗎?


J:因為現在是音樂節當熱的季度,所以一切都讓人感到很興奮。第一站我將會前往期待許多年西雅圖Paradiso音樂節。之後,我會到歐洲參加那邊所有的音樂節,希望不會因為太忙而沒法旅行。近幾年來最棒的事情是可以到歐洲、亞洲、南非等等的地方出差,這是小時候從來都沒想過。在美國表演是很好,但現在我更希望能到其他國家去看看,這能為我將來在國內表演累積更多的經驗,讓以後的表演更加精彩

 

AF:很好,感謝你抽出自己的時間進行這次的訪談,問題已經全部問完了。期待下一次能夠聽到你的新作品,祝你接下來的表演活動順順利利~!
 

原文出處:http://nvconceptsonlinecom/2016/07/13/jauz-interview/


電音派對服務

更多電音EDM派對資訊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