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wek 專訪 : 正式加入 OWSLA

這次很高興我們終於在 Austin 與 Wiwek 碰面了。暫且不談等回的專訪內容,我們先來談談剛剛他的狀況。

在太陽剛落下時,他才正要起床,因為他已經在 SXSW 表演一整個晚上,睡眠 對他來說是非常奢侈的。這次我們在旅館的餐廳裡坐了下來,Wiwek 立刻點了一 杯咖啡,服務生也很有義氣的直接給他一壺。「你可能要再持續保持清醒一下 了。」我說,「恩......其實還不壞啦」他回我「沒辦法阿 ~ 」他一直很擔心幾杯咖啡不能讓他保持清醒,不過等等看過他的表演我就覺得他 的擔心是多餘的。

等到天色在暗了一些時候,我們一起進入了一家叫” The Main 的酒吧”。這個四面水泥牆且沒有窗戶的地方就是他今晚的表演場地了。 這個空間裡基本上被擠爆了,而且整個牆面因為 BASS 共振了起來。他跟我 說,他的表演目的就是要讓觀眾一整個腎上激素噴發,所以他的音樂就要成為 最佳的興奮劑。而他也確實做到了,全場觀眾(包括我),在這段過程還真的沒 有感覺到疲憊過。

Wiwek,本名 Wiwek Mahab,是一位道道地地的荷蘭人,出身於一個音樂家族。他爸爸是一位傳統的印度音樂家,所以你也不難在他的音樂看出這些影子。

比如說”Pop It”這首,裡面充滿了傳統呈現方式稱為” jungle terror”。這個模式跟了他一段不短的時間,而近年來他似steel drum 以及動物的聲音。由於當初 SoundCloud 希望音樂家可以將他們上傳得音樂做一個分類,於是他把這種乎也將這曲風更加突顯了出來,雖然他本人覺得這比較不像曲風而是一種氣氛。隨後,他於去年加入了 Skrillex 的工作室- OWSLA,並推出了 Free and Rebellious 這張 EP。 

雖然發行 EP 算是 Wiwek 的計畫之一,畢竟他在 SoundCloud 裡面大多以 remake 或小品作品為主,但他目前並不想再進一步的發行完整專輯。畢竟,他還是定位在現場型 DJ,他自己的表演也真的是這樣。我們接著就展開了訪談,聊聊他最近的鋼琴課、他對串流音樂的看法以及 Aaron Sorkin 的電影 - 賈伯斯。

Q : 你是從哪時開始做音樂?另外,你是從哪處著手的呢 ?

A : 我受到了幾乎各種面向的音樂啟發,我自己也是全方位的在收聽各種風格的曲子。再深入的說,我很大一部分是受到 Vibe 的影響,在那個網站裡的兇猛 hiphop 曲目促使我開始做 house 的音樂。

Q : 在來這裡的飛機上,你聽了些什麼?


A :一些我自己的 set 和一些 promo。你也知道,這段時間是很難得可以聽一些其他人的作品。恩......再來就是我看了 Steve Jobs 這部電影。


Q : 歐歐,那你覺得那部電影怎麼樣?

 

A : 我愛死了,雖然裡面的台詞有點繁多,但這部電影還是很棒。


Q : 你希望你在現場表演時,可以帶給觀眾怎樣的體驗?


A :腎上腺素爆發感。畢竟要玩完整個 party 是需要能量的。當然,這本來就是 表演的核心。拋開自我,整個夜晚只有 jump and dance。當然我自己本身也會注意整體節奏的掌控,快慢曲目都是我的可以拿出來的。

Q : 來談談”jungle terror”吧!

A :基本上我當初只給我朋友聽我的作品,畢竟在初期時,網路上的其他人 並不會太認真聆聽你的作品。所以我就用 jungle terror 這個詞來大致描述我的 作品。如果我沒記錯,在 2011 還是 2012 時我開始在 SoundCloud 放上我的作 品,並義務性的將這些曲子標上 jungle terror 這個分類項目。當然,現在似乎 沒有那麼嚴格了,但以前我們一定要制訂一個曲風才能放上我們的作品。只是 這規定有個有趣的地方,你可以用一些很怪的字去描述這個曲風,他並不會硬 性的只讓你選現有的曲風。又當然,我也實在無法用現有的曲風描述我的作 品,索性就創造了”jungle terror”這詞。That’s how the term got online.

Q:你覺得你現在的作品還是繼續用 jungle terror 嗎?

A :我常常說,我會做任何我覺得我感覺對的事。可能今年我作 jungle terror, 明年我就變成作搖滾情歌,這都不一定的。所以這代表我並不會一直侷限在這 上面。

Q:剛剛你提到了 SoundCloud,但其實你目前大多在 Spotify 放上你的作品。 你覺得這是受到聽閱人的影響嗎?

A :恩,對的。我們以前常常會製作所謂的”精華介紹”,1 分鐘、30 秒都有,個 人覺得這有點無聊。隨著串流服務的發展,音樂就是一個完成的收聽過程,而 不像以前在收音機時代播放時間有受限制的影響。這當然也改變了我音樂的製作 過程,這還頗有趣的。畢竟,這也滿迎合我的意願的。

Q : 那 SoundCloud 呢?

A :這毋庸置疑還是很重要的一塊。因為這裡面充滿了很多 underground 及好 玩的曲目。SoundCloud 使用者也是相對的充滿了探索精神。

Q : 你用了很多 sample 來製作你的音樂是否也影響了你將作品放上 soundcloud 的意願?

A : 我幾乎不太用合成器,我用合成器大部分是在所謂”非正當”的地方上。我用 許多現成的 sample 在製作 drop、和絃及其他大部分的地方。回到 SoundCloud,我因為之前的下架風坡而感受了不少的困擾。因為我的公司一定 會將我的音樂上傳,而我自己也會,所以造成系統會自動的將我的作品下架, 而且在去年發生了還不止一次。這當然會影響我的意願。

Q : 請問你在成長的過程中接觸了怎樣的音樂?

A : 搖滾抒情 ( 笑。很多的 trance 音樂。在荷蘭,很早就有舞曲了,所以我算 是聽這個長大的。當我 12、13 歲時,這塊已經發展的很大了。而這當然也是 把我拉進去 DJ 這個世界很大一個原因。再來是我爸,他是個印度音樂家,他 彈唱都很在行,所以我們家裡也充滿了印度音樂。

Q : 所以你又從他身上學到任一種樂器的用法嗎?

A :沒有耶!他曾經教我如何唱歌,但我真的滿爛的。印度歌手有一種很特殊 的調是歐美沒有的。至於樂器嘛...一個都沒有。我很早就開始接觸 MIDI 了, 而當時我自己也沒有很認真去想學樂器這個問題。不過我現在有在上鋼琴課, 並且應用在 keyboard 上,但畢竟這並不是正統方式,我想如果鋼琴之神看到 了,應該會崩潰吧(笑。

Q : 在荷蘭表演跟在這裡表演有什麼感覺上的差異 ? 還有觀眾是不是也有一些區別 ?

A : 差別還不算小。歐洲,不,就以荷蘭當例子,舞曲這塊已經發展很久了, 所以他們算是習慣這個東西了,相較就稍微冷淡一些。他們也常背對 DJ,這在 荷蘭夜店並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拉到美國,他們關注的,就是 DJ。整個展場的 設計就是專注在 DJ 的表演,所以觀眾跟 DJ 的距離就相較歐洲拉得更近了。再

來就是他們也較願意跟 DJ 互動,高舉雙手及隨歌附和都是常態,也較易使表 演情緒更為高張。這就是為什麼大部分人比較願意在美國表演。


Image Source :

http://grapevineonline.in/interview-wiwek-on-his-upcoming-collab-with- indian-producer-and-more/

Original Source :

http://www.theverge.com/2016/3/17/11254422/wiwek-producer- interview-sxsw

Original Reporter :

Lizzie Plaugic

Translator : Corny Chen


電音派對服務

更多EDM音樂家雜誌

smiley lin

Live4School, 台中市東區台中市東區公園東路162號11F之三, 台中市, 台灣